学校邀请飙车族为学生主讲激励讲座合适吗?

前些日子有一所在吉隆坡的学校邀请了一名飙车族青年,前往该校为学生主讲“激励讲座”,此事惹起了不少的争议,认为飙车族不该到学校“荼毒”学生的思维。而该飙车族青年则表示,自己从未宣扬飙车,而是向学生分享自己曾被霸凌的经历,并散播正能量给孩子们。

针对此事,教育局坦言不知情,但会着手去调查,不过事过一个月后,还未听见有任何的反馈,此事应该也会不了了之,这或许就是政府了解大家都是善忘者而做出的最好对策法吧。

这新闻或许不是很多人留意到,但由于我在过去十多廿年来,曾受邀到国内中小学演讲不少于千场,所以对这样的新闻会较为敏感。

当这事被当事人放在Tik Tok后,才引起了大家的留意,而且对他到学校演讲的举止议论纷纷,很多的网民甚至“质疑”他的资格,更深感这种背景之人到底“合适”吗?有的人还怀疑他是不是要到学校宣扬飙车的行为而对他进行抨击。

我是绝对相信这青年是没有在学校里宣扬飙车的,就算他要宣扬此举止,深信校方也会不允许,校方邀请他或许就是因为他是“网红”,认为他“独特”的背景可以引起学生的好奇与期待,在讲座中他只是分享了自己的过去以及激励着学生积极活出自己。

那好了,就算以上都属实,是不是代表他就可被邀请进入学校里,为学生进行激励演说呢?

学校是教育学生、灌输思维的地方,有很多敏感的课题、理念、行为都不会被允许在学校里传播。就像某政党要在学校拉票,在目前来说是绝对不可以的;要在学校里灌输一些“不正规的性知识”,其实也会被阻止的;一些偏激的课题、内容都会一一被限制。

或许今天这名飙车族青年没有涉及以上被禁止的内容演说,但他的背景已经是不被考量的激励讲座讲师人选。可能有人说,人谁无过,难道就不可以给别人改过自新吗?

我们从这个角度来探讨吧,如果一个从事非法生意赚到很多钱的“成功商人”,他想要和学生分享他的“成功之道”,并还很乐意捐很多钱给校方,这难道就可以被接纳吗?

一个拥有黑道背景者,想要告知学生自己如何经过古惑仔的人生经历到今天成为老大的地位,甚至还因此当了“网红”,这人是否又可以被邀请成为“激励讲师”呢?

在夜总会当小姐的想来和同学们说说自己的故事,校方真的可以接受吗?

以上我所提及相关背景的人士,他们的成功是我们非常有兴趣知道的事,如果能够凑集他们办一堂讲座会,深信会非常有票房,但是我们今天绝对不要忘记,学府被誉为“神圣之地”,他们的背景已经无法成为学校激励讲师的门槛。

我总觉得每个人的职业都值得被尊重,所做过的事,也许是曾经的犯错,都应该可以被原谅的。但学校里的学生,可能在该年纪的思维较为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影响,也会经常思考偏激。

而且现在的学生不再是听讲师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就会照收,而是从讲师的背景,从讲师的穿着、开的汽车、一举一动、曾经做过的事来衡量和评估以及做出分析,才会“选择性的吸收”讲师所分享的内容。

今天的孩子不再向以前般单纯,所以校方在安排激励讲座,选择激励讲师人选方面变得更为谨慎,不只是要能讲、能有启发性、具有趣味性,更需要拥有良好的背景作为支撑。

我感到很欣慰的就是多年来得到马来西亚近300间中小学的信任,持续性的邀请我到学校为老师、家长和学生主讲讲座。

曾经有一些新晋讲师问我,如何能够走进校园为学生们主讲激励讲座?我就告诉他们,走进校园首要的条件就是自己“具备些什么资格”进去里头为学生分享,其次就是自己过去的背景、经验都是校方会探讨的元素,接下来就是分享的课题与内容,还有收费,都是进入学校演讲必须顾及的因素。

对于飙车族是否有资格到学校演说,我个人觉得背景是绝对不适合的,除非他已经改过自新多年,而且以过来人的身份也积极推广“禁止飙车”以及灌输“飙车带来的祸害”给民众,这样或许还有些说服力,要不,就算内容里不谈及飙车,人们也会标签他为飙车族。就像一个脱星,就算穿起了衣服,不再当脱星,有时候也很难阻止人们对他的表演有着过去的记忆,不是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