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小肠气手术

今早来医院做个小肠气手术,在下午时分已经完成了手术,一切顺利,手术成功。这手术是一个月前我就安排好了,特别选在完成工作后入院做手术,在接下来的约2星期都没有安排课程,给自己好好修养。这病症似乎也蛮普遍的,身边也有一些友人曾经做过此手术,其实也给我很大的强心针,“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人”。

太太问我做手术会不会怕,我说平常心吧。毕竟这手术是自己想要来做的,因为我的小肠气问题并不严重,只是偶尔有肿出来,但不会有痛的感觉。我询问了外科医生后,他建议在不严重时赶紧处理掉它,要不然日后动刀就会更具风险。

星期六我预先前来医院办理好入院以及保险程序,今天送孩子上学后,就和太太一起抵达医院,我原先自己开车来,但太太和护士都不允许我自己开车,还以为可以像上回心脏病时一样自己驾车来医院。也好,今天享受被载的感觉。

一早到了医院,等了约50分钟才等到我办理入院手续,原因是员工没来上班。我太太说她公司里也一样面对那些“皇帝员工”,心不甘愿、觉得不爽就没有来上班,态度极之恶劣。替我处理事情的还是其他部门暂调派过来的员工。或许这些员工得要走进我的课室,让我培训一下。

办理好了手续进到病房,换了衣服就在医院进行手术前的检验,包括血压、心跳,而且还做ecg心电图测验。我问说,这也得做?是不是我是心脏病患者,所以要做此测试?院方告知由于手术有麻醉全身,要得看看心电图是否正常,每一位手术者都不可避免。由此可见,医院真的赚大钱啊!

中午医生来了后,和我签了手术同意书,这是保障院方的做法,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病患家属是不能怪责医院和医生。就像我当年和太太到马尔代夫旅游时相同,参加任何水上活动之前都得签上“生死状”的同意书,他们对我们说这是SOP,其实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保障。

12:45pm我就先被推到手术等候室,躺在床上被两人从病房推到手术室的路途中,只能够看到天花板和灯管一支一支在眼前闪过,似乎是让自己感觉越来越靠近要被开刀的地方…

还好我还是挺镇定,没有害怕。

到了手术室外,一道一道门的打开,好像妙手仁心连续剧里,气氛越来越沉重,空调越来越冷。然后他们安排我在守候室之前,再次和我确认资料,以及告诉我得做好的准备事宜。然后就把我先安置在等候室。

等候室里,虽然许多的医护人员走上走下,但环境是不错的,就像在餐厅里用餐一样,有歌可以听,还会特别给每一位患者蛮大的空间感。他们说我可以歇一歇,但灯光太亮,加上要做手术前也多多少少有点忐忑,怎么想会睡呢?而且在我耳里传来的歌曲,竟是迈克杰克逊的“You Are Not Alone”,这是不是说有很多病人可以陪你,大家也都得做手术呢?还是传递着医务人员一直与你同在,别害怕。或许建议可以播放更多鼓舞人心的歌曲,如王力宏的“不要害怕”、筷子兄弟的“一定会成功”等等。

麻醉师也在做手术之前,和我讲解了有关麻醉方面的一些条例,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不过发生机率是很低的。了解后,又得再次“愿意”接纳而签字。之后就为我扎上一支待会儿用作输药、吊点滴的针,先来个手的受皮肉之苦。

1:30pm就把我推到手术室去,要进行手术了。医务人员也为我贴上测量心电图的贴子,而麻醉师除了让我戴上氧气罩,也开始和我进行麻醉。麻醉师说,药进去一分钟后我就会被麻醉。开始的时候感到手有点热热的感觉,然后我把眼睛闭上,较后就不省人事了。

被麻醉后他人在我的身上做了什么,我都不懂,被看完全相也得任人摆布,哈!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被推回等候室了,眼睛朦胧的看见墙上的时钟是3:15pm,然后又迷迷糊糊的仿佛睡回下去,但意识开始逐渐恢复,嘴巴似乎无法说话。后来听到医务人员说把我推回病房,那时候瞄了一下时钟,3:40pm了。

回到了病房,护士再次为我测量血压、心跳、血氧指数,外科主诊医生也进来和我检查伤口,并看看我的情况是否ok。一切都很顺利,但药性还未完全清除,迷迷糊糊下睡了两个小时。

我总认为,病从浅中医,有问题就把它解决掉,就不会引发大患。

手术顺利完成,也用过晚餐,老婆也来看我了,第二天没有大碍就可以出院了。祝福大家身体健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